六合宝典全年资料

因反面報道多一內蒙記者被報社炒魷魚

更新时间:2019-09-07

  據《內蒙古晨報》報道(記者任哲)郝建軍2003年1月進入內蒙古《鄂爾多斯廣播電視報》社當記者,2003年10月14日,他被通知離開單位,理由是“朋友來往多,影響其他人正常辦公﹔再者衣冠不整,有損電視報社的形象﹔此外,反面報道有點多。”在2003年的《鄂爾多斯廣播電視報》上,郝建軍的《記者暗訪黑職介》、《記者暗訪“性病專家”》、《罕台川畔滾滾濃煙幾時休》、《莫因恐非典誤了治卜等報道引起過社會各界的重視,他的敬業精神和對新聞工作的執著得到了人們的認可,連單位領導在辭退他時也說他很“辛苦”。就是這樣一個記者,為何被突然辭退呢?一系列的問題在記者的採訪中或深或淺地浮出了水面。

  進入10月份,由於受西伯利亞冷空氣的影響,鄂爾多斯高原已是寒氣逼人,幾場綿綿的淫雨過后,這裡的氣溫明顯下降了許多。10月15日,《鄂爾多斯廣播電視報》社記者郝建軍懷著無奈的心情和對《鄂爾多斯廣播電視報》的絲絲眷戀,值完最后一班崗,便被迫離開了這個他曾經放飛夢想的地方。

  消息一傳開,在鄂爾多斯市東勝區認識郝建軍的人群中引起了極大的轟動。人們不禁要問:干得好好的一名記者,為什麼突然之間就離開了自己喜歡的工作崗位呢?

  在《鄂爾多斯廣播電視報》社,誰也不相信郝建軍會突然離開報社,然而這卻是事實。據郝建軍的同事張廣利、劉慧、鄔詠霞等人回憶說:10月14日上午,郝建軍還挺高興,無憂無慮的。大約中午12:30左右,郝建軍哭著給幾人打電話說要見最后一面。當時把幾個人給嚇壞了,他們還以為這小子要干什麼“傻事”。幾人匆匆趕到《鄂爾多斯廣播電視報》社辦公室,隻見郝建軍淚流滿面,泣不成聲,“我要離開這個地方了,和你們告別。”他一邊說一邊收拾著自己書桌上的材料。香港正版创富图库114,幾個人起初都以為他在開玩笑,后來才發覺事情確實如此。第二天,也就是10月15日(星期三),恰逢郝建軍值班,他又來到單位和大家一一告別。當時一位女同事給報社某領導打電話,才証實郝建軍真的要走。但是對於郝建軍離開報社的原因每個人心裡都不清楚。因為在報社,郝建軍算是最出色的記者,無論從稿件質量還是數量上來說,他的發稿數都是其他人望塵莫及的,他的敬業精神和獨家新聞報道在報社更是有口皆碑,且郝建軍上下人緣都很好,在這之前,並沒有要離開的跡象。於是,郝建軍的走便成了《鄂爾多斯廣播電視報》社其他記者心中的一個謎,也成了鄂爾多斯市新聞同行心中的一塊疙瘩。那麼郝建軍到底為什麼突然要離開《鄂爾多斯廣播電視報》社呢?

  記者欲揭廬山线日下午,記者幾經周折找到郝建軍的租房處,不足20平方米的小屋裡擺得亂七八糟的,到處都是書籍和報刊,此外還有一張書桌。書桌上放著的十幾盤錄相帶引起了記者的注意。表明來意后,記者問他為什麼會有這麼多錄相帶。郝建軍告訴記者說,每採寫一篇新聞稿,他都要帶上攝像機,在寫稿之前反復看。用他的話說:“當好一名文字記者並不容易,它不同於電視和廣播用圖像和聲音把信息傳播給讀者,而是用文字來描述,這就要求記者的文字要給讀者一種身臨其境的感覺,這樣寫出來的新聞才有沖擊力,影響力……”

  在一番高談闊論之后,當記者問及他為什麼忽然之間離開了廣播電視報社時,郝建軍反問記者:“你以為我想離開嗎?”據他說,10月14日中午,《鄂爾多斯廣播電視報》社社長馮心突然找他談話,並說他是鄂爾多斯市最辛苦的記者,對他的成績給予了肯定,但又說郝的辛苦是無用的,並要求他換個地方。郝建軍堅持問是什麼理由,馮心勉強地向他說了3個方面的原因:一是他的朋友來往多,影響其他人的正常辦公﹔再者他衣冠不整,有損報社的形象﹔此外,反面報道有點多。對此,郝建軍認為不足以構成其離開的理由,幾個方面他都可以注意並改正。由於《鄂爾多斯廣播電視報》隸屬於華夏龍有限公司,郝建軍告訴記者說,他為了進一步核實情況,於10月14日下午和10月15日上午分別兩次打電話給華夏龍公司董事長兼總經理樊亞倫先生,並問其理由。樊亞倫讓他不要問那麼多,服從就行了,具體的原因避而不答。據郝建軍說,在這之前,他正在調查該市東勝區布日都鎮持續半年之久的一份合同引發土地訴訟一事,也許自己的調查涉及到了某位領導人的利益,但是這一切只是猜測而已。為了進一步了解情況,記者於10月16日下午5時許,撥通了《鄂爾多斯廣播電視報》社社長馮心的手機,馮心對記者的提問不予回答,只是一個勁地說:“你去問他(指郝建軍),他知道。”但是郝建軍卻搖頭,他真的不明白事情為什麼會是這樣。記者隨后撥通了華夏龍公司樊亞倫的手機,但是無人應答。看來想要揭開此事的廬山真面目確實有一定的難處。

  郝建軍的走,在《鄂爾多斯廣播電視報》社引起了軒然大波,他的一位同事氣憤地說,“他們這簡直是在‘卸磨殺驢’”。據記者了解,《鄂爾多斯廣播電視報》自去年年底增加新聞欄目以來,影響逐漸在擴大。今年元月份,郝建軍的加入無疑給《鄂爾多斯廣播電視報》社注入了新的血液,他是一個相當敬業的記者,且報道角度新穎獨特,獨家新聞搶佔迅速。更主要的是通過他的採訪調查發現問題,報道出來促進有關部門盡快給予解決。記者翻開2003年的《鄂爾多斯廣播電視報》,發現郝建軍的《記者暗訪黑職介》、《記者暗訪“性病專家”》、《罕台川畔滾滾濃煙幾時休》、《莫因恐非典誤了治卜等報道的確引起了有關部門的關注。在7月2日鄂爾多斯市中考漏題事件中,郝建軍是新聞界採訪此事的第一人。他於7月3日就展開了對整個事件的調查,無奈廣播電視報的出版周期慢,獨家新聞報道沒輪上他,但是他卻對整個事件做了追蹤調查。郝建軍告訴記者:在廣播電視報一個月出4張報紙的情況下,他曾發表過22篇稿子,約一萬字左右,稿件的數量也是其他人無可比擬的。無疑,對於每張《鄂爾多斯廣播電視報》而言,郝建軍的報道都是很受市民關注的一個內容,他的工作得到了單位領導和同事以及廣大市民的肯定。

  鄂爾多斯新聞界一位資深記者告訴記者,郝建軍有獨特的新聞視角和極強的敏感性,加之他作風正派,又肯吃苦耐勞,是新聞界一個難得的人才。《鄂爾多斯工商報》的藺軍認為郝建軍樹立的是該地區記者的形象,也是自己學習的榜樣。的確,郝建軍是一個特別敬業的記者,為了採寫鄂爾多斯市東勝區自來水公司《北線水源區:非法採沙何時休?》的新聞,他曾獨自一人騎自行車從東勝區出發,餓了啃方便面,渴了吃沙棘,歷盡艱辛才採寫完了這篇新聞。郝建軍為了了解監獄服刑人員的生活起居,他於陰歷2002年臘月二十八走進鄂爾多斯市監獄進行了為期7天的體驗式採訪,犧牲了春節和家人團聚的時間,採寫了獨家新聞報道《記者體驗在獄中過年》、《走進監獄》等。

  在採訪中,記者發現了這樣一個秘密:在兩個月前,當郝建軍在達旗青達門鄉碾房渠村採訪時,一位村民正為自己的兒子喬善恩因交不起上學費用而發愁。郝建軍當即答應每月資助喬善恩120元錢供其上學,目前已資助了240元。記者了解到,郝建軍的工資並不多,況且他家中還有體弱多病的老母需要照顧。

  對於郝建軍離開《鄂爾多斯廣播電視報》社,東勝區規劃局張在榮不相信也覺得不可思議,他為郝建軍感到遺憾。東勝區布日都鎮皂火壕村農民邊存厚告訴記者這樣一件感人的事:郝建軍下鄉採訪時到農民家吃一頓便飯給5元錢,住一晚給5元錢,然而這些費用單位都沒有報銷。用郝建軍的話說,“農民的確很可憐,我們不能再給他們增加負擔了。”郝建軍的一位同事堅定地告訴記者,郝建軍為人正直,他離開報社與採訪中吃、拿、卡、要行為絕對沒關系。

  據郝建軍說,就在他離開《鄂爾多斯廣播電視報》社前夕,他犧牲了國慶的休息時間,連續4天獨自一人到東勝區布日都鎮皂火壕村邊家塔社調查採訪該社127位農民因一份合同引發的長達半年之久的官司。在記者要發稿時,該市達旗烏蘭鄉柳子疙旦村的農民高侯林給郝建軍送來一面“敢為民做主,不怕路艱辛”的錦旗,這是緣於他今年9月24日在《鄂爾多斯廣播電視報》上發表的一篇《達旗烏蘭鄉——成熟的籽瓜幾近絕收損失慘重由誰“買單”?》的報道,可惜他已經離開了《鄂爾多斯廣播電視報》社。記者在採訪中進一步了解到,郝建軍自從2003年元月份到《鄂爾多斯廣播電視報》社任記者以來,一直未和該單位簽定勞動合同。記者同時了解到,《鄂爾多斯廣播電視報》社與招聘的半數以上記者沒有簽定勞動合同。(《內蒙古晨報》)


友情链接:
Copyright 2018-2021 六合宝典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