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合宝典开码现场

独家观察:真人秀人物关系进化论

更新时间:2019-08-11

  聚焦明星亲子,便有从《爸爸去哪儿》到《最好的时光》再到《宝贝的新朋友》,从幼儿到中青年,再到老年的全年龄覆盖的真人秀节目;

  聚焦明星恋情,便有了以假想恋爱的《如果爱》《我们相爱吧》、真实相爱的《女儿们的男朋友》等节目;

  聚焦明星职场关系,便有了以壹心娱乐为样本的经纪公司职场真人秀《我和我的经纪人》。

  从某种程度上而言,人物关系是真人秀创新的原动力。纵观Q1至Q2新品类的真人秀节目,都是基于全新的人物关系出发,或是真实记录,或是假想营造,进行模式创新。

  真人秀节目中所涉及的人物关系主要从两大维度出发,一大维度是家庭关系,就此可以衍生出夫妻、父子(女)、母子(女)、婆媳、翁婿等家庭关系,以某一特定家庭关系为原点从而展开故事。

  另一维度则是社会关系,在节目研发上可供选择的空间更为广阔,在社会生活中情感、职场等各个关系中获取灵感。以经营类关系这一维度为例,既有夫妻合体民宿经营的《亲爱的客栈》,也有好友合伙的餐厅经营节目《中餐厅》,还有主打烧烤经营的《大叔小馆》……在这些已定的经营关系之下,配合相应的场景,便能展开差异化的内容叙事。

  【锋芒智库】复盘2013年以来台网所播出的真人秀节目,对其中主体人物关系进行分类, 主要结合当下综艺新品类对真人秀关系的新风向进行复盘,纵向剖析几大真人秀人物关系品类的发展格局。

  2013年,湖南卫视《爸爸去哪儿》横空出世,林志颖和kimi、田亮和cindy等明星父子(女)快速走红。随后,各大卫视开始着力打造明星亲子关系的综艺节目,比如《爸爸回来了》《人生第一次》等。可以说,明星父子(女)的真人秀节目,开启了综艺节目板块明星亲子综艺的新风口。

  但好景不长,2016年,国家出版广电总局下发通知,原则上不允许再制作播出明星子女参与的真人秀节目。这一政策出台之后,明星亲子节目出现了两大变化:一是明星亲子节目与卫视平台绝缘,部分明星亲子综艺台转网。当时原定在卫视平台播出的《妈妈是超人》改在芒果TV网络播出,开启母子(女)关系向的亲子节目的新潮,之后腾讯视频推出《不可思议的妈妈》隔空对打;二是假想型亲子关系出现,比如由张歆艺、袁弘夫妇加盟的明星夫妻育儿体验观察类节目《萌仔萌萌宅》。

  2018年,因《爸爸去哪儿》而被大众所熟知的总导演谢涤葵再度操刀亲子节目,与优酷联合推出《想想办法吧爸爸》,但不幸的是,节目多次改档到现在未能播出,与同年筹拍的《爸爸去哪儿6》一样,双双成为2018年年度积压综艺。

  整体来看,随着主打明星和孩子之间的亲子节目生存空间不断压缩,亲子节目“老龄化”倾向加剧。首要体现在成人向亲子关系的节目迎来了高潮,一类是明星子女与素人父母相处类的节目,《旋风孝子》是这类综艺的萌芽,一类是以《我家那XX》为首的系列观察类综艺开始兴起。

  在今年一季度,湖南卫视推出《我家那闺女》、江苏卫视推出亲子代际相处真人秀《最好的时光》,两大类型的节目模式代表,展现明星们和鲜少出现在公众视野的父母之间的切面。

  另一方面,隔代亲子关系类节目也走入了大众视野,芒果TV曾在2017年推出的隔代亲子生活体验秀《宝贝的新朋友》,“明星爷爷+素人宝贝”生活交换体验秀,客观而言,这一类节目播出后的水花不大。

  在当下的政策环境和市场环境来看,明星亲子“老龄化”这一现象将持续下去,据悉,湖南卫视将在5月推出《我家那小子》第二季。在【锋芒智库】看来,“老龄化”的明星亲子节目之所以受捧,是因为明星在镜头面前日常化之后,所面临的现实问题能够让大众产生共鸣,从个体现象发酵成社会议题,形成良好的社会效应。

  2014年,湖北卫视明星恋爱真人秀《如果爱》的播出是明星假想恋爱的开端,后期江苏卫视明星恋爱实境真人秀《我们相爱吧》、贵州卫视的《完美邂逅》为明星假想恋爱再添一把火。在这几档节目中,先后出现了人鱼夫妇、无尾熊夫妇、石榴夫妇等热门话题的假想明星情侣CP。

  随着节目的热度持续走高,外加大型综艺导演组中有编剧这一职位是公开事实,观众对于“假想情侣”之间“过于美好的相处”开始不自觉的代入剧本设定,影响节目的整体观看体验。

  而在今年,在《女儿们的恋爱》和《女儿们的男朋友》当中,大部分都是真实的情侣,《女儿们的恋爱》当中,有杜海涛和沈梦辰这一对大众比较熟知的主持人情侣,在《女儿们的男朋友》当中,四对都是真实情侣,值得注意的是,尽管《女儿们的男朋友》在通稿中呈现的明星老爸+素人女儿的形式,但实际上,四位女儿并非是纯素人,也是在娱乐圈中有所涉猎,只是个人知名度上逊于她们的父辈。

  参加这类节目很大程度有助于个人知名度的提升和公众形象的改善。杜海涛和沈梦辰本着一颗希望大众了解真实的他们的初心,参加节目后,#沈梦辰不让杜海涛减肥#、#杜海涛沈梦辰偶像剧夫妇#等话题在微博上引发热议,北方汉子和南方姑娘的恋爱日常中真实的一面大量圈粉。而《女儿们的男朋友》中既有北京姑娘张晔子盖了帽的豪爽,也有上海姑娘范斯晶细腻与野蛮兼具,还有姜丽文、黄芷晴两位处在不同恋爱阶段的香港姑娘,呈现经典港式爱情,满足观众对恋爱的各式想象。

  明星恋爱从假想到真实,这一关系变化在一定程度上减少了大众对节目真实性的质疑,为观众们提供了不同地域、不同文化下的恋爱范本,甚至从宏观角度而言,《女儿们的男朋友》和《女儿们的恋爱》这两档节目一起为观众真实呈现了两岸三地青年恋爱画像。

  在亲子、恋爱向节目之后,回归艺人个人本身,其所处的行业环境,所面对的职场关系、生活困惑成为了节目制作方关注的焦点。

  聚焦一家真实的经纪公司的职场真人秀《我和我的经纪人》是一季度亮眼的新星,以艺人和经纪人搭档关系作为切入点,通过“明星——明星伙伴”这一典型职场关系,记录白宇、青蘋果论坛,张雨绮、朱亚文、乔欣四位艺人与经纪人的搭档关系,展现当代娱乐圈的职场环境。

  在记录娱乐圈职场环境的同时,也将注意力投向艺人们的内心,针对艺人内心的疑惑与迷茫,便开辟了新的关系品类——师徒关系,也就有了纪实性文化品格传承节目《我们的师父》,节目中四位处在不同人生阶段的徒弟,通过与不同领域的师父同吃同住三天两晚,感悟和学习榜样精神,解惑人生难题;还有师徒关系探索体验类真人秀《少年可期》,七位少年去逐一拜访六位音乐界的大咖前辈,从师父的阵容来看,所探讨的内容更为垂直。

  其实,师徒关系并非是首创,2017年东方卫视曾推出一档中华传统文化艺术继承人和明星零距离互动的电视真人秀节目《拜见小师父》,五位艺人以徒弟的身份去向四位有绝技的孩子拜师学艺。故而可以说,《我们的师父》和《少年可期》则是逆向思维,采用了传统的“尊长者为师”的关系模式。

  除了新的关系品类的开拓,在【锋芒智库】看来,《我和我的经纪人》《我们的师父》和《少年可期》这三档围绕明星艺人的节目透露着两大行业信号:

  《我和我的经纪人》在未播前,坊间不少人认为这将是韩综聚焦经纪人与艺人的《全知干预视角》翻版,但节目播出后,发现实质上这档节目除了最基本的人物关系为艺人和经纪人之外,模式上并无关联,口碑反转。

  而创意灵感来自中国名著《西游记》中的“唐僧四人组”的《我们的师父》也遭遇类似被质疑的境遇。【锋芒智库】对比了《家师父一体》这档节目的第一、二期内容,在师徒关系的概念上具有一定的相似性,但在叙事节奏和拍摄手法上并不相同。

  综艺节目本是创意型的产品,节目概念雷同、模式抄袭的边界很难划定。根据【锋芒智库】的观察,不管节目是否引入原版节目版权,亦或是在某些概念上存在相似之处,都会被“铁面无私”的观众扣上“抄袭”的帽子。

  近期,湖南卫视宣布推出“青春风向飙”全新时段,周末下午16:00到18:00泛黄金时段播出,重点方向为试播优质节目,将大量节目样片或优秀的年轻导演的创意节目在这个时段进行试播。早前,《声临其境》第一季在播出进行了试播试水,此番体系化的打造,或许能够原创节目提供更多展示机会,或可助力更多原创综艺的诞生,亟待观望。

  概念上的雷同,是中国综艺在独立创新上最大的绊脚石。日后倘若能够在概念上抢先一步,或能提升节目乃至平台的整体口碑。故而,模式乃至概念脱韩是综艺行业长期为之奋斗的目标,而要实现这一目标,则要从大胆开拓新的人物关系开始。

  尽管《少年可期》拜师领域集中在音乐方面,相对垂直,但从节目大方向来说,和《我们的师父》属于同类节目,但结合播出平台受众群体存在一定的差异性。这一做法同理于之前芒果TV所播出的《明星大侦探》和湖南卫视播出的《我是大侦探》,后者结合卫视平台的观众属性进行内容和嘉宾调整。

  《我们的师父》的四位徒弟是由1981年出生的于晓光、1983年出生的大张伟、1990年出生刘宇宁和1997年出生的董思成组成,整体年龄跨度相对较大。《少年可期》的整体嘉宾阵容以“乐华七子”为主体,成员主要在95后和00后。

  从两大平台的用户画像来看,湖南卫视聚合年轻态受众的同时,也覆盖较多三高人群——高职、高薪、高知,而在此前公布芒果TV的用户画像中,24岁以下年龄段人数的占比高达65%。故而,对应各自平台受众画像,《我们的师父》嘉宾平均年龄大于《少年可期》的嘉宾平均年龄。

  真人秀节目创新的原动力在于人物关系的发掘,人物关系的进化是节目创新和内容升级的初始点。整体来看,Q1以来的新品真人秀在人物关系开拓上有了新的进展,在不同的人物关系当中开发出适时的内容看点和社会议题,但距离行业爆款仍有很长的路要走。

  近年,芒果TV在悬疑带综艺品类的研发上投入不少。《密室逃脱之暗夜古宅》《密室大逃脱》这两档节目都是将场景设定在密室当中,前者是两组竞赛式的关系,后者是嘉宾组成密逃六子共同逃脱,在极端的环境和赛制之下,既定的人物关系可以撞击出更多的火花。

  而《明星大侦探》和《我是大侦探》这一姐妹篇都是设定特定的场景,在特定的案情背景下,每期嘉宾都拥有特定的姓名和身份,故而每期人物关系都不尽相同,可能在这一案件当中是仇人,到下一案件就成为了恋人关系,这样灵活多变的人物关系,在烧脑的同时,也给观众意想不到的惊喜。

  少儿类节目也在这一品类进行试水。金鹰卡通《疯狂的麦咭》以麦咭城堡为依托,创建石板密室、石桥密室、洞窟密室等多个需要闯关的密室,当期明星与素人小孩在这一环境下,形成守护与被守护的关系。央视少儿频道《零零大冒险》第二季则依托着神秘的月光树屋,参加节目的嘉宾变身勇士,穿梭到世界各大文明奇迹中,来完成保护水能量拯救枯竭的空中花园等各种具有现实意义的任务。

  参与录制的孩子对节目充满着神秘感和探索感,在参与过程中有着极强的代入感和沉浸感,自然而然与节目中的成人嘉宾形成了与节目气质契合的“共同探险”的关系。

  科幻类虚拟场景早有芒果TV自制的国内首档超时空生存实验剧《重返地球》,以末世科幻为背景,在密室逃脱、悬疑推理等诸多元素配合下,营造出一群“地球之子”与基地傀儡斗争的内容,太空探索生存挑战类节目《挑战吧太空》中王宝强、张雨绮、田亮、吴宣仪、陈锴杰、朱正廷六位明星化身为太空志愿者,前往火星模拟真实环境进行封闭式生存挑战。在这一类虚拟的太空场景内,嘉宾所面临的挑战和困境不尽相同。在差异化的场景之下,对人物关系的构建提供了创新性的外部环境。

  除了前文提及的科幻、悬疑类虚拟场景,还有一类是构建一个虚拟的生活场景。去年播出的《Hi室友》金星扮演上海房东带领七位年轻租客一起开启合租生活,通过营造一个合租的生活场景,来记录节目嘉宾的生活。

  以儿童群体为主题的真人秀大都将他们成长的生活场景虚拟化。《超能幼稚园》和《爱上幼儿园》将从天南海北所挑选来的孩子聚集在一个虚拟的“幼儿园”里,老师由特定嘉宾来担任,和孩子们临时形成“老师”和“学生”的关系。

  整体而言,以虚拟场景为外核的节目,在特定虚拟场景之下,形成全新的假想式的人物关系,所有的内容环节都是人物关系的衬托板。而核心内容看点在于人际关系,或是彼此间的信任、扶持,或是同伴间理念的差异与纠纷,这也要求节目嘉宾具有极强的代入感和信念感,才能让观众产生沉浸感。

  千万种人,有千万种活法,在和而不同的人生价值观引领下,以多元的生活实验来探寻生活的真谛。在当下,有这样一种理念备受推崇——“只有当个人独处的时候,他才可以完全成为自己。”

  如今,综艺的触角已伸向明星个人生活方式,比如明星深度体验旅行生活方式《慢游全世界》、生活美学微综艺《SHU理生活》、明星烘焙微综艺《海角甜牙》、明星游学综艺《娄艺潇遇见音乐剧》,这一系列微综艺节目都是在特定的内容主题之下,以单个明星的视角切入,以特定的主题去体验,就此表达个人内心最真实的声音。

  前文提及的前三档个人微综艺均是由沐光时代制作,以欧洲文旅为背景,分别从旅游、生活方式、欧式甜品三个维度切入,这一类综艺时长短,撑不起长剧情,惯用各种美到让人窒息的空镜和经过一番打磨之后的旁白进行内容补充,企图以此来撑起整个立意。

  节目内容整体质感高端,尝试了蒙太奇等电影级别的拍摄手法,文艺风情浓郁,在视觉上给观众极高的享受,但在文风一致的“鸡汤式”的内心独白充斥下,整体观感也难免落入同质化的窠臼。

  作为明星个人微综艺而言,很大程度是结合明星个人形象进行打造,配合后期宣传,以求达到这一资源的最优配置。“它因理想而出发,是分享,不迎合,不为收益。”这是陈数参与节目的初衷。

  但在【锋芒智库】看来,综艺本就是让大众狂欢的产物,而不是曲高和寡、充满个人理想主义的孤品。在当下的市场环境当中,它的存在必然有其商业性的一面,不然只会因此而优胜劣汰。

  那么,这就涉及到主题的虚实之间的把握,《娄艺潇遇见音乐剧》是娄艺潇个人与音乐剧之间的关系,目的是召唤起国人对音乐剧的关注和喜爱,是对音乐剧这一文化的推崇,可实践的空间大。但推崇生活方式的理念,毫无疑问,出发点是好的,但概念过虚,在市场落地过程中仍有困难。

  这一类个人与生活、与食物、与自然相关的综艺节目给以启示:文艺化的语言、精致化的空镜之下,通过多种多样的形式让观众在关注眼前苟且的同时,更能看到诗和远方的希望。但商业价值最终还需在情怀的基础上进行淬炼,商业变现依然是长路漫漫。

  《奔跑吧》《极限挑战》这两档节目的火爆,“跑男团”和“极限男人帮”出圈。但在今年,新一季的《奔跑吧》和《极限挑战》的成员都出现大换血,引发较大争议。在以团体形式构建人物关系似有触顶之势后,但偶像养成这一行业风向为综艺行业内容板块带来新的机遇——偶像团综。

  就目前来看,偶像团综这一市场只处于浅层开发阶段,团体人物关系较为简单。从《创造101》出道的火箭少女,在成团之后,推出了两档团综——《火箭少女研究所101》《横冲直撞20岁》。前者是以记录团体日常为主,后者是以铸造团魂为支撑,相当于是一次有规划也有挑战的团建。

  从《偶像练习生》出道的NINE PERCENT组合,尽管先后参加了《完美的餐厅》《青春的花路》《奇妙的食光》等节目,但是始终未能有一档完整的团体参与的团综,反倒是练习生所属公司有所进展——乐华七子共同参加《少年可期》,香蕉娱乐旗下有《咕噔咕噔banana》。当下,偶像团综大都秉承着出圈的目标进行开拓,就目前市场反响而言,任重道远。

  《奔跑吧》和《极限挑战》的全新团体能否构建出让大众认可的新人物关系亟待观望,而随着新一季的《以团之名》《青春有你》的收官,新一批次偶像团体的相关综艺相比在路上了。在【锋芒智库】看来,偶像团综以系列化的形式推出,在增强国民度的维度发力,在持久战中或能实现出圈。

  虽然真人秀拍的是真实的人物身上发生的真实故事,在特定的人物关系背景下,在拍摄和后期环节对于最终人物关系的呈现会起到重要的作用,比如拍摄时采用零干预拍摄还是导入式拍摄,后期故事线梳理时对人物关系的的取舍和放大亦是起到最终决定作用。

  对于真人秀工业而言,在已定的人物关系中,人物关系最终呈现的法则是通用的,通过戏剧冲突、细节刻画可以构建鲜明的人物形象,同时进一步将人物关系之间的化学反应故事化、看点化,成为推动真人秀内容的核心动力。

  真人秀人物关系的类型从社会到家庭、真实到假想四大元素相互糅合,正从单一到多元发散生长。一般而言,真人秀节目中能够引发社会议题的家庭关系、能够满足观众猎奇心理的假想关系都在阶段时间内成为行业爆款,但爆款之后,同质化扎堆问题也随之而来。

  在【锋芒智库】看来,人物关系的最终呈现有章可循的前提之下,人物关系的进化取决于,在节目模式研发之初,结合当下社会热点和相关政策需求,细分节目领域,开拓新的人物关系,加以新的“外壳”,赋予新的故事色彩,避开扎堆同质化的雷区,在节目面世之时便能给观众耳目一新的视听体验。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友情链接:
Copyright 2018-2021 六合宝典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转载。